•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
  • 北京赛车pk10直播皇家:第七百四十一章 曲终

    北京赛车pk10下注在那 www.hoqa.com.cn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王雄他们这些人站在原地,目光看向门口的方向,虽然他们心里十分的不相信,但是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们这是真的,只是想到这些的时候,他们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过了一会,他们才都施施然的坐下,其余的老人都看向了王雄,道“王道友,这这萧道友,不会真的是突破了吧!”

    听到这个老人的问话后,其余的老人也都看向了王雄,在他们这些人中,王雄的修为也是数一数二,而且王家兄弟还和萧煜的关系最好,因此,他们都看向了王家兄弟,等着他们的回答。

    这些老人说话的时候,同时引起了屋里其余人的注意,在这个二号小厅里,几乎都是修行人士,而对于主桌上坐着的这些老人他们也都认识,所以当这些老人露出如此摸样的时候,他们也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除了知道萧煜原先就已经达到炼气后期巅峰的人,其余的人都以为这些老人说的是萧煜突破了一个小境界,却不知道这些老人的意思是萧煜突破了一个大境界,达到了那传说中的境界,否则以他们的修为岂会如此的震惊呢?要知道,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小境界固然重要,但是却还没有让他们达到如此震惊的地步。

    王雄听到这些老人的问话后,也露出了一丝的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并没有见过炼气巅峰,所以并不知道炼气巅峰是什么样子,但是萧煜以前就是一个炼气后期巅峰的存在,那时候萧煜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今天萧煜给了他们另一种感觉,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怀疑。

    其实他们心里已经肯定,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毕竟如果萧煜突破的话,那就有些惊世骇俗了,李穹修行一百多年,还占有着那样的洞天福地,但是至今却没有突破,而萧煜却在这乱世红尘中,突破到了百年没有人达到了境界吗?

    王雄和这些老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却怎么也掩饰不住那抹惊异,此时王雄他们在也没有心情吃喝,一个个坐在座位上想着事情。

    本来他们想去问问萧煜,但是今天是萧煜的婚礼,而且他们也没有想到萧煜有如此的家世,所以他们都知道萧煜非常忙,因此,谁也没有提去问萧煜的事情。

    不过,他们本来打算明天走的,看样子要多留一下了,如果萧煜真的突破的话,那对他们来说可是大事呀!

    以前在他们想来,萧煜即便是天纵之姿,没有五十年也不可能突破,虽然他距离炼气巅峰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这一步却如同天堑。

    即便萧煜五十年后突破,那时候他也才七十多岁,他们都听李穹说过,即便是那些大派之中,能在七十多岁达到炼气巅峰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一般那些人有着真正的洞天福地也要**十岁才能突破,甚至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一生也不能突破。

    而萧煜现在呢?才二十多一点,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即便他有什么秘密,可是这秘密也太扯了吧!

    不过,他们也知道,萧煜的修为越高,他们华夏的修行界就越发的强盛,虽然如此,但是他们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他们修行了一辈子,甚至到最后,可能也就修行到炼气后期,想突破几乎都是不可能,而萧煜呢?才二十多岁就把他们远远的甩开,到了他们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

    萧煜从这里出来后,又挨桌在外边这些来宾那里敬起酒来。

    “萧兄弟,恭喜新婚大喜!”

    “萧叔叔!”当萧煜他们走到其中一桌的时候,一大一小两个人站了起来对着萧煜说道。

    听到两个人的说话声萧煜扭头看去,两人正是京城市的市长唐青他的儿子唐然,看到两人的时候,萧煜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唐青还好些,对于唐然萧煜是非常喜欢,唐然别看岁数下,但在毛笔字上的造诣,已经隐隐有了大家之风。

    “唐市长,你好,还让你跑了一趟真是过意不去!”看到两人的时候,萧煜先对唐青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看向了唐然,道:“小唐然,还有没有继续练字??!”

    “萧叔叔,我还在练,谢谢您的字,我师父也看到了您的字,说您的字已经到了宗师境界,您的墨宝更是可遇不可求,师父让我谢谢您!”

    唐然听到萧煜的话后,对着萧煜说了起来。

    萧煜听着唐然的话,看着这个孩子,心里不由的暗暗点头,这个唐然不但书法的造诣有大家之风,这些小的年纪,做人也已经有了一种沉稳的大家风范,因此,萧煜可以断言,有着如此的家世,他再争点气的话,唐然的将来可谓是一片光明。

    “呵呵,喜欢就好,记住,做人就跟写字一样,要正,只有人正了,字才会正同样,字正了,人也不会太差!”

    听到唐然的话后,萧煜脸色一正对着他说道。

    “是,唐然记住了,谢谢萧叔叔!“唐然看到萧煜的样子,听到他的话,也十分的郑重的说道。

    唐青站在旁边看着萧煜,心里也翻起了波澜,当初他见萧煜的时候,可从没有想过萧煜有这么深厚的背景,刚才那些老爷子在外边虽然只说了萧煜是赵凌云的儿子,这已经使得他心里暗惊不已。

    虽然赵凌云死的时候他还小,但是当年赵凌云在京城可谓是叱咤风云,即便当时只上小学的他也听说过,当年的赵凌云可以说是这些豪门子弟的一个标杆,所以此时听到萧煜是赵凌云的儿子后,一个个的也都非常的惊讶。

    就连楚国庆也不例外,楚家在京城就是一个三流的家族,当年的他更是无缘认识赵凌云,但是赵凌云的名字,他可是如雷贯耳,同时,赵凌云也可以说是他们的榜样,王家当时并不算顶级的豪门,最多只算是二流的豪门,而且还是二流中垫底的存在,赵凌云作为一个这样家族收养的孩子,却能在二十多岁名满京城,所以,这些二三流豪门公子都把他当成了一个榜样一个目标。

    同时他也明白了那天在深海,黄省长听说萧煜出了事情以后,赶紧赶过去的原因,黄省长当年也算是赵凌云的兄弟,他兄弟唯一的孩子儿子出事,他是不可能袖手旁观。

    虽然现在社会,人走茶凉什么的已经司空见惯,但是赵凌云这帮兄弟,却谁也没有一丝因为赵凌云死了,而有丝毫慢待他家人的事情,由此可见他的魅力。

    萧煜又和唐家父子聊了两句,便继续挨桌敬酒,等萧煜敬完酒后,萧煜他们回到了主桌。

    现在华夏真正的核心都已经知道了萧煜的身世,萧家的传人??!虽然萧家对他们来说非常遥远,几乎都没有多少印象,但是只要李随军他们在这就没有任何的问题,当然如果没有李随军他们这些老爷子在的话,就算他是萧家传人,估计也不会有人理他,但是现在这些老爷子们都在,所以这些华夏国的核心们才会对萧家如此的热情。

    过了两个多小时,宴会才彻底的结束,而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这里,有地方住的都各自回到了他们住的地方,而没有地方住的,萧煜也都给安排了住所。

    而那些大巴车又把云溪家的亲戚都送了回去,今天虽然都是山珍海味,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没有吃多少,今天云溪的婚礼可以说把他们都给震住了,同时他们也知道了这里是哪里,甚至一些只在新闻联播里见过的人物,他们也都在现实中见到了,如此一来,他们那还能吃的下?

    虽然如此,但是云溪家的这些亲戚却没有一个人埋怨,今天的一切,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他们的谈资,也是他们向周围邻居朋友吹嘘的资本。

    而云溪的父母也跟着这些大巴车回到了古城,这些亲戚回去后,也还得招呼一下,所以他们并没有在这里多待,而云溪也跟着萧建英他们离开了这里,只有萧煜被这些老爷子留了下来。

    除了李随军他们和萧煜,张大海、宋虎山他们这些老爷子的直系传人也被李随军他们留了下来。

    李随军带着萧煜和宋虎山他们来到了一号的小厅,此时,一号小厅只剩下二个人其余的人已经走光。

    剩下的这两个人正是华夏的一号和二号首长,刚刚的时候,李随军已经通知他们,让他们留了下来。

    两人虽然曰理万机,就连今天的婚礼也是硬挤出来的时间,但是李随军他们这些老爷子让他们留下,他们即便在忙也不会走。

    其实对于其他人而言,也只有这一号和二号首长对李随军他们了解的最深,同样,每一代也只有这一号二号首长,知道李随军他们的具体职责。

    “小顾,小梁!今天要你们留下,一是让你们做个见证,第二呢!也是有些事情也要通知你们!”

    等到了小厅后,宋老太爷走到一个座位上坐下后,对着一号二号首长说道。

    这些老爷子里,武力最好的是李随军,而年岁最大的却是宋老太爷,一直以来也是宋老太爷掌管这只特殊的部队,只是自从宋老太爷功力废掉后,重心逐渐转移到了李随军这里。

    宋老太爷毕竟百岁的人,这一天下来,身心也感觉十分的疲惫,不多毕竟有当初打下的底子,所以这一天下来只是疲惫,如果是一般的百岁老人恐怕走路都困难了吧!

    (未完待续)

  •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