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
  • 北京赛车pk10计划手机版:第七百零四章 天葬台

    北京赛车pk10下注在那 www.hoqa.com.cn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格格木,你替我送送‘仁波切!’”活佛坐到床上后,对着那个中年喇嘛说了一句,他既然看不透萧煜,而且萧煜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他便让中年喇嘛送客,毕竟活佛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何况要给萧煜灌顶他还不乐意。

    再者,这个活佛,可以说是在藏地非常的有名气,现在藏地所有的活佛几乎都做过他的学生,让他指导成为真正的活佛。

    因此,这个活佛还有着‘活佛之师’的美誉,何况活佛对于他的身体也知道,所以并没有多留萧煜。

    萧煜出来的时候,戴雨欣也刚刚站了起来,当他看到萧煜从回廊里边走出来的时候,也赶紧跑了过来,道:“师父,你没事吧!”

    “呵呵,没事,去见了见活佛!”听到戴雨欣的话后,萧煜轻笑了一声说道。

    “呃,师父太坏了,见活佛也不叫我,我也想看看活佛什么样!”戴雨欣听到萧煜的话后,顿时把嘴一掘,一脸委屈的说道。

    “呵呵,好了,活佛年纪大了,需要休息!”看到戴雨欣的样子后,萧煜轻笑了一声说道。

    确实,桑巴活佛的身体已经临近大限,最多还有一两年的时间,他的大限应该就会来到,这两年恐怕就是他准备转世的关键时刻,所以萧煜没有好意思带着戴雨欣去打搅活佛。

    “哦,好吧!”听到萧煜的话后,戴雨欣满脸失望的应了一声。

    说完,两人顺着楼梯向下走去,而那个中年喇嘛看到萧煜他们离开后,也返回了活佛的房间。

    过了不过片刻的时间,这个中年喇嘛就从屋里急忙走了出来。

    “两位‘仁波切’等一下!等一下!”中年喇嘛看到萧煜他们已经走到了大昭寺的大门口,不由得对着他们喊了起来。

    萧煜他们听到格格木的喊声后,停下了向外走的脚步,回头看了过去。

    中年喇嘛看到萧煜他们停下来后,赶紧从楼上走了下来,而那些在院中叩拜转经的藏民听到这个人的喊声后,也都奇怪看着中年喇嘛和萧煜他们。

    “格格木上师有什么事情呢?”萧煜看到中年喇嘛从楼上跑过来后,不由好奇的对着他问道。

    “仁波切,这个转经筒是巴?;罘鹚透馕恍∪什ㄇ械?,算是见面礼!”听到萧煜的问话后,这个中年喇嘛拿出了一个转经筒递给了戴雨欣道。

    戴雨欣看着这个喇嘛递过来的转经筒不由得看向了萧煜,等待着他的说话。

    而萧煜听到这个中年喇嘛的话后,也看向了这个喇嘛手中的转经筒,这个转经筒周围有着浓厚的愿力,而且这些愿力都好似还有着一股的灵姓,如果戴雨欣带在身边的话,对他的心姓很有帮助。

    因此,萧煜犹豫了一下便对着戴雨欣点了点头,至于活佛为什么要送戴雨欣东西他也能大概能猜出来点,因此,萧煜稍微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虽然密宗活佛和内地奇门修士没有多少联系,但是也要结个善缘,何况戴雨欣的资质非常好,成就不可估量,到了活佛的那种境界,又是在他的地盘上,能知道戴雨欣的资质问题不大。

    戴雨欣高兴的接过了这个转经筒,看着这个东西,感受着这转经筒带给她灵魂的洗涤,不由得兴奋起来。

    “小仁波切,这个转经筒是活佛从小带在身边之物,到现在已经一百多年,而且已经被活佛开过光,所以千万别给其他人,也别让人碰触!”

    看到戴雨欣接下转经筒,中年喇嘛郑重的对着她说道,说完,他的眼中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羡慕。

    要知道,这个转经筒从这个活佛进入大昭寺的那天起,就成了他的贴身之物,按道理说这样的东西,应该是留给他转世后的灵童,但是现在却把这随身之物给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由不得他不羡慕。

    戴雨欣接过东西后,对着中年喇嘛道:“上师,帮我谢谢活佛他老人家!”

    “嗯,一定带到!”中年喇嘛听到戴雨欣的话后,对着她行了个礼说道,说完,转身回到了那个楼上。

    而原先在院子中的那些藏民把他们的对话都听的非常清楚,所以在中年喇嘛走后,这些藏民看向戴雨欣手里转经筒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的恭敬,活佛的贴身之物呀!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圣物。

    这些藏民羡慕归羡慕,但是谁的脸上都没有丝毫的嫉妒跟贪婪,有的只有尊敬,当然不是对戴雨欣的尊敬,而是对活佛的那个转经筒尊敬。

    戴雨欣此时也感觉到了这个转经筒带给他的好处,这个转经筒能让她的心境平和,不受外物的干扰,是一个对修行而言不可多得的辅助物品。

    戴雨欣看到那个中年喇嘛进入二楼的一个房间后,也对这那个房间行了一个礼,转身离开了这里。

    萧煜和戴雨欣从大昭寺离开后,又去另外几个寺庙看了看,但是却再也没有见到活佛的踪迹。

    等他们把萨城的寺庙都转了一圈后,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两人看到天色暗下来后,便回到了酒店。

    晚上两人都在酒店养精蓄锐,毕竟明天要去珠峰,虽然说有人在珠峰下接着他们,但是老人的隐居之地却在珠峰打半山腰,那里人迹罕见,更是没有什么工业,所以最为适合修行。

    只是一般的修士在这里生活不下去,就连王雄都不一定能坚持下去,毕竟这里的清苦世人难以想象。

    第二天一早萧煜他们便从酒店出发,上了一辆开往珠峰大本营的大巴车。

    萧煜坐到大巴车上就开始闭目养神,而戴雨欣则显得非常精神,不时的向着窗外看去。

    过了一会,大巴车上又上来不少人后,开始启动,缓缓的向着萨城外走去。

    “师父那是在干什么呢?”当萧煜他们所乘坐的大巴车,走到野外的时候,看到一队人马带着一个白色的袋子向着一个山坡走去时,戴雨欣一脸好奇的问道。

    戴雨欣说话的声音不小,所有她的话刚落下后,车上的一些人都看向了外边。

    听到戴雨欣的话后,萧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向着外边看去,看到这些人和那个白色的袋子时,萧煜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原来,刚才萧煜看到那个白色的袋子时,发现里边是一具死尸。

    “天葬,这是天葬的队伍!”这时,突然一个惊呼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后,萧煜瞬间了然,对于天葬萧煜并没有见过,但是却听说过,所以听到这个声音后,他顿时明白了过来。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轰’的一声,车里的人都站起来向着那里看了过去,对于天葬他们这些人也都是只听过并没有见过。

    这些人来藏地旅游就是想了解藏地的神秘,而天葬恰恰就是最为神秘的一种,所以这些人听到天葬后,都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想看看。

    “司机,?;岢?,咱们看看吧!”这时,刚刚那个喊出天葬的人,对着大巴车的司机说了起来。

    “呵呵,不行,你们没有来过藏地,天葬在藏地是最为神圣的,所以他禁止任何人去参观!”听到这个人的话后,司机轻笑了一声说道。

    这个司机虽然是个汉人,但是他却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像天葬这样的事情,自是碰到的不少,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天葬,但是却听藏地的居民讲述过这个过程。

    车上的这些人听到司机的话后,都失望的叹息了一声,天葬这样的情景别处很少见到,但是现在见到却不能看,顿时让他们失望起来。

    萧煜他们前方是一辆越野车,此时这辆越野车在路上慢慢的如同蜗牛一般在行驶,估计这辆车上的人也在看着旁边走路的藏民。

    而这辆车虽然没有在路中间,但是萧煜他们的大巴也超不过去,所以这辆大巴就一直跟在越野车的后边缓慢的行驶,如此一来,正好可以让他们也都能多看一会这个天葬。

    萧煜他们看着天葬的队伍越来越远,而他们的车子却并没有走出多远去,于是对着戴雨欣道:“雨欣,帮我护法,别让人碰我!”

    正在聚精会神看着远去队伍时,耳边突然传来萧煜的说话声,听到这个说话声后,戴雨欣顿时愣了起来,不过他们没有犹豫,赶紧应了一声,何况萧煜如此做肯定有他的原因。

    此时戴雨欣也顾不得看那个天葬的队伍,而是全神贯注的注意着一动不动闭目而坐的萧煜,生怕有人来打搅他。

    萧煜闭上眼睛后,他的阴魂从他的头顶跑了出来,飘向了天葬的队伍,他也没有见过天葬,所以就想跟上去看看。

    当年佛祖割肉喂鹰,而藏民的天葬也是效仿佛祖,因为他们感觉这样才会离着佛祖最近。

    萧煜的阴魂跟着这些人来到一个山坡,山坡上有着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就叫做‘天葬台’,而这些来参加天葬的藏民中,走出五六个人上了山坡,而其余的人都在山坡下等待。

    这些抬着尸体上天葬台的人并不是普通的藏民,而是僧人,这些僧人就是专门举行天葬的天葬僧。

    (未完待续)

  •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