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
  • 北京赛车pk10中奖金额:第三百八十三章 生命之火

    北京赛车pk10下注在那 www.hoqa.com.cn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过了一会,宋虎山他们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了宋老的卧室,看着宋老的保健医生和卫生部的人,以及王老和陈老他们,道:“你们真的没有能治疗的方法吗?”

    这些人听到宋虎山的话后,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

    “如果把老爷子送到医院的话,有可能治疗好吗?我要听实话!”宋虎山看到众人摇头,便继续问道,当他说道最后的时候,声音中已经带有了一丝狠戾。

    “宋先生,恐怕京城最好的医生都在这里了,如果我们没有办法,相信……”听到宋虎山话中的狠戾,这些医生个个噤若寒蝉的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一个宋老太爷的保健医生站了出来说道。

    宋虎山盯着这些医生,一个个看着他们,看到他们不像是说谎才长长叹了口气。

    老爷子的病必须谨慎,先不说能不能救治,就算萧煜治好了老爷子,老爷子近百年的辛苦修来的内劲都将付诸东流,这让宋虎山不得不谨慎。

    他主要是怕这些医生有顾虑,不敢给老太爷医治,怕因为把握小,如果出了问题他们担不起。

    宋虎山他们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但是他还是试了试,否则他的心里不甘心。

    刚才的时候,王老车陈老都没有丝毫办法,甚至萧煜也没有把握,王老和陈老是中医界的泰斗,而萧煜的医术更是神奇之至。

    当初自己的儿子和万佳宜都让王老和陈老看过,这两位看过后虽然给开了几帖药,但是却没有丝毫作用,还是萧煜一举给治好,这一切足见萧煜的医术。

    现在萧煜也没有多大把握,宋虎山就知道别人更不行,但是不行也得问问。

    “李爷爷,您说怎么办呢?”宋虎山知道这些医生都没有办法后,转头看向了李老问道。

    “嗯……让萧煜来医!”李老沉思了一会,抬起头来平静的说道。

    萧煜到底是太过年轻,李老也不知道萧煜学了他外公几分本事,但是毕竟名师高徒,想来不会差到哪去,这里边也就他知道萧煜的真实来历,因此,他对萧煜有着一丝莫名的信心。

    “好,听李爷爷的!”宋虎山听到李老的话后说道,说完,抬步走出了宋老太爷的房间。

    “小煜,老太爷就拜托给你了!”宋虎山来到外边,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萧煜,微微鞠了一躬说道。

    萧煜看到宋虎山鞠躬,闪身躲了开来,道:“宋叔,你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说完,便向这宋老太爷的卧室走去,宋虎山看到萧煜向里走去,也赶紧跟了上去。

    客厅中的人在宋虎山出来的时候,已经全都噤声,直到两人走进宋老太爷的卧室后,才纷纷议论起来,这里有宋老的家人和一些个有国家的领导人,因此他们议论的声音也非常小。

    萧煜他们来到屋里后,李老他们都靠向旁边,给萧煜让开了地方。

    萧煜走到了宋老太爷旁边,给宋老太爷把了把脉,然后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笔和纸,很快写下了一副药方,道:“按方抓药,其中人参的年份越大越好,人参的年份越大效果越好!速度要快!”

    萧煜说完,把药方递给了宋虎山。

    宋虎山接过药方连看也没有看,急忙来到了外边,来到房间外,宋虎山把药方交给了一个三十多岁,戴着个眼镜,十分稳重的年轻人后,又把萧煜的话给他学了一遍。

    这个年轻的男子听到宋虎山的话后,没有丝毫的停留转身下楼,走出了宋家。

    这个年轻人是宋虎山三叔家的儿子叫‘宋英杰’现在是南方一个地级市‘真水市’的市委副书记,三十多一点的副厅级市委副书记,整个真水市的三把手,可见其悟姓和潜质。

    宋虎山看到宋英杰走出了家门,才返回屋内。

    “宋叔,让人找点煤油,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找根蜡烛,一根蜡烛能烧十来个小时以上的最好!”

    萧煜看到宋虎山进来,便再次对着他说道,这屋里除了他以外,都是一些老人,萧煜看着这些老人,张了张嘴没有好意思指使他们,反正现在要等药材,所以,萧煜便等着宋虎山回来才对宋虎山说道。

    宋虎山听了萧煜的话后,再次来到了门外,对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人吩咐起来。

    “小煜,现在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宋虎山回来后,对着萧煜问道。

    “暂时不需要,只等药来了以后,就开始医治!”萧煜对着宋虎山说了一句。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宋英杰左手拿着一包药材,右手拿着一个木盒,喘着粗气跑了回来。

    萧煜接过药材和木盒后,对着陈药道:“陈老,煎药的事情就麻烦您了!”萧煜说完把药方和药材递给了陈老。

    陈老听到萧煜的话后,接过了药方看了看,又看了看盒子里的人参,沉思了一下,还是对着萧煜问道:“萧医生,这人参的份量是不是有些大呢?”

    在陈老看来,萧煜的这副药补得太猛,尤其人参,宋英杰找来的是一根百年以上的野山参,而萧煜的药方里,则让把这一根人参全部放进去煎,这别说宋老太爷,就是正常人也得给补出事情来。

    陈老本身就是温补大家,这药方又不是他开的,即便是出了什么事情,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完全可以不说,但是他的内心,让他不能这么做,因此,他才出声提醒萧煜。

    萧煜听到陈老的话后,站起身来,对着陈老拱了拱手道:“陈老高义,不过您老放心,现在老太爷的身体不合适,但是一会宋老太爷的身体就该需要这些东西,在我看来这根人参的药力还是有些弱了,如果有二三百年以上的人参那将更好!”

    “哦!”陈老应了一声,走了出去,他既然已经提醒过,便不在纠结这件事,因为萧煜的水平并不比他差,甚至有些方面比他还要强一些,萧煜既然知道,那也就不用他继续提醒。

    “李老,宋哥,你们都出去吧!我治病的时候需要绝对的安静!”萧煜看到东西已经准备齐全,便对着李老他们和宋虎山说道。

    他们没有想到萧煜会让他们出去,不过萧煜现在是主治医生,所以他们没有任何好说的,全部都离开了老太爷的卧室。

    那个王老想留下来看看萧煜怎么医治,但是看到萧煜丝毫没有留他的意思,而且这里也还不是普通地方,所以,他走在最后也跟着人们走了出去。

    萧煜自是看到了王老想要留下的意思,但是萧煜因为手法特殊,所以不敢留他,无奈之下只有装作没有看到。

    萧煜等人们都走出去后,走过去把门从里边锁住,他现在需要绝对的安静。

    萧煜走到床前给宋老太爷把了把脉,便放开了宋老爷子的手,萧煜伸手从桌子上拿起蜡烛,蹲放在宋老太爷的头部的桌子上。

    萧煜放好蜡烛后,向后退却几步,看着前方的蜡烛,双手在空中轻舞,随着双手的舞动,萧煜的双手各自画出一个玄奥的符号,萧煜两只手画完后并没有停止,而是轻轻向前一推。

    两个玄奥的符号,被萧煜一推之后也没有消散,而是在前方不远处,一点点的相互融合。

    而萧煜待得把手上的两个玄奥符号推出后,双手继续轻舞,再次有两个玄奥的符号在他的手中形成,等这两个符号形成后,萧煜在次把这个符号向前一推,这两个符号迅速向着先前的那两个符号飘去,等这两个玄奥的符号,飞到另外两个符号处,也和他们继续融合在一起。

    萧煜一直没有停歇,如此反复九次,才停了下来,虽然萧煜的手停止了轻舞,但是他并没有停下,依旧控制着前边正在融合的九组玄奥符号。

    此时,萧煜的额头上也渐渐淌下了汗珠,控制着九组玄奥的符号进行融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萧煜也是第一次刻画这么复杂的符箓。

    萧煜看着前方已经融合完成的玄奥符号,心里长长出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伸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萧煜的左手擦汗,右手轻轻的向前一推,那个玄奥符号瞬间飘落到宋老太爷的头顶。

    这个玄奥的符箓,飞到宋老太爷的头顶后,漂浮在那里动也不动,而且这个符号在那里并没有任何消散的迹象。

    在萧煜的双目下的黑白世界中,此时正有一条白线,从宋老太爷的头部飞出,进而融入他头顶的那个玄奥符箓当中。

    片刻后,一条鱼线粗细的白色线状物,从符箓中飞出,一端连接到蜡烛的蜡芯,而另一端还在符箓之上。

    “嘭!”的一声,在这条白线连接的蜡芯的一瞬间,蜡烛一下子燃烧起来。

    这如果有人看到,绝对以为是无风自燃,而一些好事者,还会把他当成一种神秘事情,进而进行一些研究也说不定。

    萧煜看着燃烧的蜡烛,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可不是一般的火,这可是宋老太爷的生命之火,当这个蜡烛上的火焰熄灭的时候,宋老太爷就会迅速死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萧煜才不让别人在屋里,别说这无火自燃的蜡烛,就是有人在屋里,不小心把蜡烛弄灭,宋老太爷也会迅速死去。

    (未完待续)

  •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