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
  •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开:第一百八十一章 别墅恶斗

    北京赛车pk10下注在那 www.hoqa.com.cn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萧煜听到女鬼的惊呼并没有说任何话,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女鬼这时也猜到了那些鬼,可能已经被萧煜抓走,不由的好奇的看了萧煜一眼,心里产生了一股不安,怕萧煜说话不算话,把那只将军服的鬼也被给抓走。

    “你真不会把我哥哥抓走吗?”突然前面带路的女鬼,再次停了下来,回头小心的看着萧煜问道。

    “不会,如果他们肯进入阴间的话!”萧煜摇了摇头说道。

    片刻,女鬼带着萧煜穿过客厅,通过边角的小门,进入一个平时用来储存杂物的地下室。

    地下室正中央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大洞,浓郁磅礴的阴煞之气,犹如一条出海巨龙从大洞里狂涌而出。

    此时,整个地下室雾气腾腾,浓郁的阴煞之气形成了雾状。

    “我哥哥他们就住在这里!你等等我去叫他们!”走到洞口,女鬼对着萧煜道。

    萧煜点了点头,讶然的看着地下室的一切,这个大洞竟然能涌现这么浓郁的阴煞之气,而且好似完全没有枯竭的感觉。

    忽然一股磅礴的阴气如井喷状,从大洞里狂涌而出,在地下室中蔓延,陡然间,使得地下室的温度降低几度。

    伴随着着这股阴气狂涌而出的是一股狂暴的气流,在这股气流从大洞中冲出时,由于地下室空间狭小,这股狂暴的阴煞之气和气流形成的飓风,在地下室不停的旋转形成一个席卷地下室的漩涡。

    而那漩涡的底部就是那个大洞,萧煜身在漩涡之中,衣服被一股股的阴煞之气吹的猎猎作响。

    夹杂在狂风漩涡中的阴煞之气,在漩涡中犹如一把把利箭向着萧煜爆射而来,萧煜双手掐起指诀,口中密咒轻响。

    现在的萧煜犹如一尊不动明王般,站在那里,这些阴煞之气组成的利箭每当靠近萧煜身边尺许时,便如雪花飞进火里般瞬间消融。

    即使如此,这个席卷整个地下室的漩涡和漩涡中夹杂的利箭,也没有停歇,而那些从地洞中狂涌而出的阴煞之气,再出地洞口的瞬间便被漩涡吸入,从而形成一道道利箭连绵不绝的袭向萧煜。

    而且随着漩涡的旋转,这些利箭的向萧煜袭击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萧煜口中的密咒也越发紧凑,萧煜身体周围像是有这一个无形的火焰护罩,把这些袭来的利箭一一消融。

    “咄”

    掐着手印,口颂密咒的萧煜,感受到身边传来的无尽的阴煞之气组成的利箭,心头微微泛起了一些烦躁,双目紧闭的萧煜突然口中一声大喝。

    随着大喝,萧煜的周身突然暴起一股无形的波动,这股波动冲入漩涡之中,瞬间打断了漩涡运行的轨迹,原本在地下室高速旋转的漩涡便刹然而止,随即消于无形。

    待得漩涡停下,一股带有凶煞之气的阴气从洞中冲出,伴随着这股阴气,将军服老鬼和一众鬼兵从大洞中漂浮上来。最后女鬼跟着飘了上来,一脸怯生生低着头的不敢看向萧煜。

    “又是你!你又来干什么?”这只老鬼看到来人是萧煜的时候,原本张狂的脸上顿时露出一股慎重。

    他还记得上次萧煜给于了他不小的伤害,虽然自己有别墅里的阴煞之气补充,但那种刻印在灵魂上的痛,他永远难忘。

    “老鬼,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滞留阳间,但这里毕竟不是你们待的地方!去阴间吧!那里才属于你们!”萧煜没有回答老鬼的话,而是看着老鬼郑重的说道。

    “哈哈本将军在这阳间还没有待够,是不会走的!待得本将军,那天觉得这阳间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我自然会走!”

    老鬼大笑一声说道,丝毫没有因为那天在萧煜手里吃了亏而怯弱。

    “那就是没得谈了是吗?”萧煜一脸平静的看着老鬼说道。

    老鬼摇了摇,说道:“没得谈,在我没有完成心愿以前,我是不会去阴间的!”

    萧煜实在想不明白,这只老鬼已经死了几百年了,阴间应该是他最好的选择,平时一些鬼魂不愿意去阴间,是因为有亲人的牵挂,但老鬼应该什么也没了吧!

    “小姑娘,对不起,我食言了,他既然不愿意去阴间,我只有收了他!”听到老鬼不愿意去阴间,萧煜转身对着那只女鬼说道。

    “哥哥,咱们一块去阴间不好吗?”女鬼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老鬼说道。

    “妹妹,在我最后这个心愿未了前,是不会走的!”将军服老鬼说道。

    “第一小队听令!”

    老鬼对着女鬼说完,对着那些鬼兵肃声喝道。

    “有”那些鬼兵听到老鬼的话,用整齐的声音说道。

    “你们把小姐带出去?;ず?!”

    “将军,可是你”

    那两排鬼兵听到老鬼的话,露出了犹豫之色,其中一个像是这些鬼兵的头,向前走出一步一脸犹豫的看着老鬼。

    “怎么,小八,你想违抗军令?”老鬼头也没回,冷声说道。

    “将军,可是”

    “怎么,是不是变成鬼了,就不认我是你的将军了呢?”老鬼猛然回头,双目圆睁,盯着那个士兵厉声喝道。

    “小的不敢,小的听令!”那个鬼兵看到鬼将军的样子,连忙说道。

    “兄弟们,?;ば〗?,咱们走!”这个鬼兵对着老鬼说完后,猛然回头对着其余的那些鬼兵说道。

    “是誓死?;ば〗?!”

    萧煜看着这些鬼兵拥簇着女鬼向外走去,并没有说话!萧煜并没有打算把这个女鬼怎么样,这个女鬼肉体未死,也就是所谓的阳寿未尽,萧煜本就有心帮她还魂。

    老鬼看着走出去的鬼兵和那个女鬼,心道,你们千万别辜负了我的苦心。

    这个老鬼知道萧煜非常难对付,自己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消散,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这些跟了自己几百年的兄弟陪自己一块消散。

    萧煜拿出木剑盯着老鬼,道:“你既然不肯进入阴间,那就要有消散的准备!”

    “哈哈,想要我消散,恐怕没那么容易!”老鬼说完,飞身扑向萧煜。

    老鬼十指微张形成爪状,十指上吞吐着尺长的黑芒犹如根根利剑,带着一股冷然之意,罩向萧煜胸口大穴。

    只是这一下,萧煜就能看出老鬼生前也是一个武道高手。

    萧煜单手持着木剑,双眼紧盯着飞扑过来的老鬼。

    “五米”

    “三米”

    “一米”

    老鬼十指上尺长的黑色利剑眼看就要刺入萧煜胸腹大穴。

    “铛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萧煜手持木剑往胸前一横,挡住老鬼手指上的黑色利剑,两相撞击之下,竟然发出一阵犹如金属撞击的声音。

    木剑和老鬼的黑色利剑一触即分,萧煜手持木剑欺身而上,一个直刺,径直向着老鬼的咽喉刺去。

    老鬼看着刺向自己咽喉的木剑,左手猛地往前一探,抓住了刺向自己咽喉的木剑,另一只手对着萧煜的头顶,狠狠刺下。

    萧煜的头微微一偏躲过了这一爪,口中密咒猛然响起,原本晦涩的木剑,突然发出一阵金光,这股金光犹如是金色的电流。

    萧煜看着这如同电流般的金光,他实在没想到,这雷击桃木剑中竟然含有了一丝天雷属姓。

    “嗞嗞”

    老鬼的手掌和木剑接触的地方,发出阵阵轻响,股股青烟冒了出来。

    老鬼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手掌,一只手抓着木剑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随即看到萧煜躲开自己的当头一击后,变爪为掌向着萧煜的脖子横扫而来。

    萧煜看着对着自己横扫而来的手掌,浩然正气运行于手掌,整个手陡然放出一阵金光,向着老鬼横扫而来的手掌抓去。

    老鬼的掌中黑色的利剑并没有丝毫的停顿,对着萧煜挡来得手掌扫去。

    “嗞嗞”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指尖上的黑色利剑扫到萧煜手掌的时候,他手上的黑色利剑发出一阵轻响,瞬间变成了一阵黑雾消失不见。

    看到这种情形,老鬼放开握住萧煜木剑的手急速后退。

    远远躲开的老鬼,脸色一阵难看,老鬼看了看自己受伤的两只手掌,对着空中猛然一阵吸气。

    屋中浓郁的阴煞之气犹如一阵洪流被老鬼吸入腹中,而他原本受伤的手掌瞬间复原。

    看到老鬼复原如初的手掌,萧煜的双目微微一缩,凝重的看着眼前的老鬼。

    老鬼也非常谨慎的看着眼前的萧煜,刚刚萧煜手掌击中他的一瞬间,他的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恐惧。

    要知道,他征战沙场杀敌无数,什么时候害怕过呢?但是现在竟然对这一丝金光产生了惧意。

    萧煜看到老鬼如此难缠,他知道这样下去,就是耗干自己身上的这点浩然正气,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这只老鬼,想到这里,萧煜抽出了自己插在自己背后的聚阴伞。

    萧煜打开聚阴伞,满屋的阴煞之气,犹如滚滚洪流被聚阴伞吸收,片刻后,整座别墅里的阴煞之气,竟然被阴煞伞给吸收的变薄了一层。

    (未完待续)

  •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5-14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9-05-13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05-13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13
  • 税费“红包”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9-05-12
  •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年平均气温显著上升 2019-05-12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5-12
  •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05-11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9-05-11
  • 世界杯禁止咬人 咬人者将被红牌罚下 判罚任意球 2019-05-11
  • 中欧班列让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2019-05-10
  • 印度一头12米长鲸鱼搁浅死亡 2019-05-10
  • 国道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