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 die wahren Helden 2019-11-28
  • 撸起袖子加油干 扑下身子抓落实 2019-11-28
  • 病人就医不便 护士上门服务 2019-11-21
  • E3 2018:微软用机器学习技术缩短下载游戏时间 2019-10-29
  • 第三届金树国际纪录片节80部入围影片揭晓 2019-08-06
  • 了解互联网金融诈骗手法 提高防范意识 2019-08-04
  • 中国正青春大型征集,iphoneX等着你! 2019-08-04
  • 我国首座极不平衡转体桥成功转体 创下三项“世界第一” 2019-06-30
  • 浅析网络视频主持人的语言特点 2019-06-30
  • 鸿山慈善会厦门佛事展举行义诊活动 赢得群众交口称赞 2019-06-28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6-28
  • 中国又一“超级工程”将完工 8年耗资1000亿将惊艳世界 ——凤凰网房产 2019-06-26
  • 《朝圣之路》第三季直面邪教争议性问题 2019-06-26
  •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北京赛车pk10qq群:第七五二章 代表着死亡,白凛哭了

    北京赛车pk10下注在那 www.hoqa.com.cn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天空昏暗,像是黑夜里透着一丝深邃的蓝,但细看又是透着死寂的灰黑色。

    这里的气息怪异之极,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进入这里之后,秦阳感觉极其不适,比之在外层空间的虚空里还要别扭。

    外层空间的灵气稀薄,可是日月星辉却更加浓郁,各种力量其实一点都不少。

    这里才像是真正的虚空。

    哪怕眼睛能看到大地,感知之中,也是一片空虚。

    从天空中缓缓的落下,秦阳脚踩在大地上,伸手抓了一把地面上的黑土。

    看起来像是能攥出油的肥沃黑土地,可感知之中,这土地里半点生机都没有,就算是杂草也长不出来。

    明明脚踏实地,心理上却还是有种不踏实感,隐隐还有点不安,就像是入侵了不该侵入的地方。

    秦阳松开手,让黑色的沙土在指缝间流下,慢慢的回忆了一下这种感觉。

    思忖再三之后才确定,就像是往日里进入了亡者陵寝的感觉。

    也像是当初进入了副本画所在的死亡世界。

    不,比那种感觉还要强烈的多。

    这里似乎才是真正的亡者世界。

    与生灵对立的世界。

    这让他有种天然的不舒服感。

    环顾四周,也没见到张正义的踪影。

    之前跌落下来的人偶师、白凛、荀穆,也都没有踪迹。

    秦阳行走在这片死寂的世界,脚踩在地上的沙沙声,如同河流奔腾一般,呼吸声似是狂风呼啸,心跳声都仿若惊雷,在耳边咚咚炸响。

    安静到让人心生恐惧,忍不住的产生焦躁不安的情绪。

    秦阳迈开脚步,在这片黑色的土地上一路狂奔,杂音越来越大,裹挟起来的劲力,让这个世界开始慢慢的出现属于这个世界自身变化的声音。

    不再只有秦阳自己的声音。

    一路狂奔,不知多久之后,秦阳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的理智开始恢复,他冷静了下来,静静的倾听这个世界的声音。

    “哗……哗……”

    细微的海浪声,被他捕捉到。

    秦阳暗暗松了口气,有种莫名的庆幸感,他一路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越过不甚平整的大地,越过山峦,攀上悬崖,那哗哗的海浪声,骤然变大了很多。

    站在断崖边缘,向前望去。

    断崖之下不过百十丈的地方,是一方黑色的细纱,构建成的沙滩,前方是灰黑色的海水。

    再顺着海面向前望去,一望无际,无边无垠,根本不知道前面还有多远。

    秦阳的脸上带着一丝惊悚,看着下方的黑色沙滩。

    上面密密麻麻,数不尽的尸体,沿着海岸线,零零散散的散落在沙滩上,望不到边际。

    只是能看到的部分,妖兽、妖族、凶兽、人族、异人……

    还有一些听都没听说过的异族,可以说是囊括了大部分的种族了。

    而且所有的尸体,都透着死寂的灰黑色。

    心中浮现出的不适感,到了这里,攀升到了极致。

    甚至还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厌恶和抗拒的情绪。

    秦阳压下心绪,站在原地沉吟了良久,再三确认,除了心里的厌恶和抗拒之外,的确没感觉到危险气息,这才缓缓的跨出一步。

    他踏空而行,落到下面的黑色沙滩上,伸出手,触碰了一具髯须老者的尸体。

    技能毫无反应。

    但他很确定,这老者已经死的彻彻底底。

    将侧趴在地上的老者尸体翻过来,秦阳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又重新去检查其他的尸体。

    一路从沙滩的深处,一路向着海水走去,将各种妖兽、凶兽、异族、人族的尸体,遇到一个就检查一个,全部都细细检查了一遍。

    海浪不断的冲刷向海边,泛着黑色的海水,没过秦阳的脚面,也没有带来什么伤害。

    秦阳也没有察觉到海水里有什么力量,起码绝对不属于灵水的一种,甚至都不是普通的海水,他以万水之母天一真水炼就的水身,都无法炼化融入到这种看似普通的黑海水里。

    秦阳看着脚下的一具女尸,她被海浪推动着,身体不断的翻一下,再重新跌落回去。

    她身上的装扮,有一部分秦阳看起来很眼熟,看风格,挺像南境的一些地方的风格,些许不同,也大概能看出来,应该是同根同源的。

    这个女人,十有八九是大荒的人。

    一身暗红色的皮甲上,印着一些不太清晰,已经失去作用的符文,以大荒的标准来推断,其中有一些符文,模糊推算其流行的年代,应该在五六万年前到一两万年前。

    而且其中一个符文,似乎是大胤神朝的标记。

    大胤神朝……

    秦阳想了想,他身边似乎就有一个大胤神朝的皇室。

    拿出一块符文黑玉,敲了敲,将赵青衫叫出来。

    “看看这些你认识不?”

    赵青衫瞅了两眼,小脸皱在一起。

    “好像的确是我大胤一个家族的印记,只是我想不起来到底是……是……”

    赵青衫说着,眼神便慢慢的变得空洞,他的身上开始冒出一丝丝灰色的光晕。

    死寂的世界里,骤然响起浩瀚之音,似是天地之声,大道之音,恢弘大气之中,伴随着死寂的绝望。

    秦阳被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强行推开。

    他与赵青衫之间,仿佛隔着一个世界,再怎么样也无法突破,无法靠近。

    “赵青衫?小赵?老赵?”秦阳大声嘶吼,可赵青衫却全无反应。

    他两眼空洞,面无表情,慢慢的走向黑海,他踏上海水,行走在海面之上,有什么无法感知,无法言语的力量,无声无息的灌入到他的体内。

    他的神魂之体,慢慢的重塑出肉身,身上的生机,却也随之消失不见。

    秦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重塑了肉身的赵青衫,脚踏海面,一路走向了这片黑海之中,慢慢的消失在极远的地方。

    等到赵青衫消失之后,那仿佛一个世界拦在面前,无可撼动的力量,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秦阳遥望着海洋的深处,面色铁青。

    这要是传出去,像什么话?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秦阳心狠手辣,把赵青衫当成张正义一样祭天了。

    明明什么危险都没感应到,甚至现在,亲自接触过那些尸体,接触过海水,也什么危险都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

    怎么赵青衫一出来,就直接被带走了?

    不过,幸好这破地方,应该没人看见,也没人能传出去。

    秦阳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那具女尸,依然毫无反应。

    遥望着海洋深处,秦阳沉吟了一下,心里有了点猜测。

    为什么他没事,赵青衫却被带走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白凛身上带着的那些神魂,在技能的判定下,其实都是死亡状态。

    哪怕他们的怨念意识和神魂结合,重新归来,可以转修鬼道,其实严格说,他们可能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们了。

    但哪怕是如此,技能也是判定,对方不是死亡状态。

    可是这是技能的判定标准,却不代表其他地方的判定标准。

    说赵青衫,还有之前那些恢复了意识的神魂,都已经死了。

    其实也没错。

    而这里,就是死亡。

    所有的生灵,无不喜生而恶死。

    眼前看到的这一切,代表的就是死亡。

    他是活人,与这里格格不入,本能的不适,排斥,但这里的海水也好,其他也好,都不会对他有什么作用。

    可赵青衫完全不一样。

    他暴露在这里,如同步入了死亡。

    秦阳遥望着深海的方向,当他心中生出一丝想要去探寻的想法时,一种难以言喻的大恐惧,便骤然笼罩心头,整个人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凉到脚。

    瞬间冷静了。

    这时,他便明白,那不是在作死边缘跃跃欲试。

    而是直接去自杀。

    不过头次感应到那种强烈之极的恐惧不由自主的升起,秦阳冷静下来之后,却有了一个别的想法。

    他回忆着残缺的惧字诀竹简里的感觉,向着深海的方向,慢慢的抬起一只脚。

    他的脚没落下,那种难以言喻的大恐惧,便再次出现,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想法,本能的阻止他迈开这一步。

    只是抬脚,落下,简单的动作,却仿佛要一步跨越一个世界,艰难无比。

    慢慢的,秦阳的额头开始渗出冷汗,面色开始发白,心神摇曳,注意力都无法集中了。

    一个恍惚,抬起的脚,自己收了回来,那种难以言喻的大恐惧,也瞬间消失不见。

    秦阳砸吧了下嘴巴,擦了擦冷汗,心神悸动还未平复,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

    想要走捷径,怕是不可行了……

    想想也是,真这么容易的话,修成一字诀的大佬,早就满地走了。

    何至于这么久了,把所有一字诀分类里的所有项目全部算上,成功入门的人,也是掰着指头都能数过来。

    不过仔细想想,得到一字诀的人,想要走捷径,尝试各种方法去入门,其实也挺正常的。

    瞎想八想着向回走,忽然,秦阳的脚步一顿。

    莫名的想到了紫霄道君。

    他从紫霄道君身上摸到的哀字诀。

    又想到了当年见到了紫霄道君已经死了的儿子。

    而他儿子的尸身,就在那个秘境了,以紫霄道君的实力,想要找回他儿子的尸身,估计不太难吧。

    可惜当年没多想,只当是紫霄道君已死,身不由己,最重要的,那个时候还以为他是个温和的好人。

    当然,更重要的,当年他秦有德还太年轻。

    如今再想想“捷径”这俩字,秦阳的脸上便浮现出一点惊悚。

    他忽然觉得,以最大的恶意去想的时候,竟然化解了困扰他很久的问题。

    后来彻底明白紫霄真面目之后,觉得不太合理的问题。

    那个满心冷酷的伪君子,不会是为了入门哀字诀,先投入感情,再自己布局,让自己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看着自己的儿子死掉吧。

    亦或者,更加冷酷点,他亲手……

    秦阳连忙摇了摇头,把这些会污染他心灵的东西甩出去,不敢想了。

    再回头看了一眼遍布死尸的沙滩,秦阳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又重新折返回来。

    “说到底,不少人对我都有误解,我真是一个好人?!?/p>

    一甩手,沙滩上,便出现了一口口库存的棺材。

    就算不能超度,既然见到了,还是不能装作没看见,权当是更新换代一下库存的棺材了。

    将人族,还有一些像是人形,生活在陆地上的异族,一个个都装殓入棺,飞到悬崖上面,挖坑埋了,顺便给这些人一起立一个墓碑。

    而剩下的妖族、兽类、海族等,估计也都没墓葬的习惯,棺材也不够用了,所以这些尸身,都直接火葬了,骨灰撒入海里,也算是完成安葬了。

    花费了不少时间,再加上分身一起,将沙滩上的尸身都安葬完,秦阳看着空荡荡的黑沙滩,心里不由的生出一种成就感。

    飞回断崖上,重新向回走,去寻找张正义他们,也不知道那些家伙都去哪了。

    等到秦阳走后,海面上浮现出点点荧光,那些被秦阳撒入海中的骨灰,慢慢的融入到海中,消失不见。

    一个个异族的虚影,在海面上浮现。

    而地面上,被土葬的那些棺材里,尸身也开始极速的腐朽,化为飞灰,一个个人形虚影,穿过棺材,穿过黑土,走了出来,踏上了海面。

    密密麻麻的虚影,出现在海面上,他们一同回头,遥望着秦阳远去的方向,以各自种族的礼节,遥遥对着秦阳一礼。

    然后所有的虚影,一同向着深海走去,慢慢的消失不见。

    奔行在黑土地上的秦阳,若有所感,回头向着海洋的方向看了一眼,但转瞬,那种一闪而逝的奇怪感觉,便消失无踪。

    秦阳停下脚步,仔细感应,什么都没感应到。

    只是他对这个世界莫名的排斥和厌恶感,消散了不少,可这个死亡世界,具体的变化,什么都没有,可能是因为做了好事,心里舒服的原因吧。

    再次行走了几步,秦阳眉头微蹙,催动了思字诀一瞬。

    一瞬间,周围所有的信息,都被捕捉到,清晰化了之后,传递到他的脑海里,再被转化成他能方便理解的信息。

    空气中似乎的确出现了一丝变化,刚才不是错觉,只是他没感应到而已。

    遥望着一个方向,那里似乎有什么力量波动出现了。

    而且,对人偶师若有若无的冥冥感应,也终于一闪而逝,就在前面那个方向。

    秦阳化作一道遁光,瞬间消失在原地。

    无日无月,完全没有没变化的世界里,秦阳飞了大概三日之后,人偶师的感应,终于清晰可感了。

    再次飞了一日之后,就见前方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劈在地面上。

    秦阳连忙飞过去,就见人偶师显现出傀儡之身,一手箍着白凛的脖子,一手箍着白凛的胸口,跟之前坠入不祥邪异的时候,一模一样。

    只有手指粗的惊雷,从天而降,不断的劈在人偶师身上,可是人偶师以肉身硬抗着,傀儡之身上的光泽,越来越明显,材质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好。

    片刻之后,白凛身上一个似是熊猫一样的神魂飞出来,那神魂散发着微光,将人偶师和白凛推开,神魂化作一个光团,瞬间加速到极致,飞向了海洋的方向。

    而白凛身上的伤害,也在同时恢复了过来。

    白凛再次吐出一个气泡,将他和人偶师一起包裹进去,气泡炸开,人偶师依然毫发无损,他身上却再次浮现出一个神魂……

    当白凛看到飞来的秦阳,就跟见了亲人似的,当场哭了出来。

    “秦阳!秦哥,秦大……爷,我叫你爹都行!你能不能别这样,至于这样么!”

    “我不就想让你办点事么,我真没想怎么样??!”

    “我哪知道那是你师弟啊,我只是想找神凰血脉而已,早知道打死我,我也不来!”

    “你至于让这个可怕的家伙,死咬着我不放,至于非要这也折磨死我吗?”

    “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用同样的方法杀我,都特么杀了我三十八次了!多大仇??!”

    白凛一肚子委屈,一口气释放了出来。

    从开始的暴怒,再到无所谓,觉得自己能逃出来,再到后面有些害怕了,再开始求饶,好话赖话说尽了。

    可是那看起来跟傀儡一样的家伙,油盐不进,说什么他都没反应,机械式的,一遍又一遍的将他杀了。

    所有神通,他都不闪不避,完全硬抗。

    白凛翻箱倒柜,找出来的神通,一个比一个强,可是每一个,都是一样的结果。

    他开始怕了,开始绝望了,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死去。

    而那个强者,却还是跟个毫无感情的真正傀儡一样,机械的重复着原来的过程,一遍又一遍的将他杀了。

    他看到了那些替死的神魂,在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他甚至确认,等到所有的替死神魂都没有了,他也死了。

    结局会跟那些神魂一模一样。

    到时候,他就再也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了。

    会死的非常彻底,干干净净。

    而现在这个过程,就是等待真正的死亡降临的倒计时。

    比死亡这个结果本身更可怕的,就是眼前这般,完全无能为力,只能被动等死的过程。

    如今,看到秦阳,他是真的跟见到了亲人一样。

    满腔绝望、愤怒、不甘、恐惧,统统化作委屈,直接哭出来了。

    秦阳这人虽然阴险狡诈,酷爱扮猪吃老虎,小心眼,爱记仇等等……等等……

    可秦阳有一个优点,绝对是身后这个可怕家伙没有的。

    秦阳起码讲道理吧!

    起码有谈一谈的机会吧!

  •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 die wahren Helden 2019-11-28
  • 撸起袖子加油干 扑下身子抓落实 2019-11-28
  • 病人就医不便 护士上门服务 2019-11-21
  • E3 2018:微软用机器学习技术缩短下载游戏时间 2019-10-29
  • 第三届金树国际纪录片节80部入围影片揭晓 2019-08-06
  • 了解互联网金融诈骗手法 提高防范意识 2019-08-04
  • 中国正青春大型征集,iphoneX等着你! 2019-08-04
  • 我国首座极不平衡转体桥成功转体 创下三项“世界第一” 2019-06-30
  • 浅析网络视频主持人的语言特点 2019-06-30
  • 鸿山慈善会厦门佛事展举行义诊活动 赢得群众交口称赞 2019-06-28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6-28
  • 中国又一“超级工程”将完工 8年耗资1000亿将惊艳世界 ——凤凰网房产 2019-06-26
  • 《朝圣之路》第三季直面邪教争议性问题 2019-06-26
  • 钱江晚报:火锅店被吃垮,实际是信任破产 2019-06-11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6-11
  • 体彩14场胜负18075期 内蒙古时时彩推荐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 湖北快3开奖结果透露 快3走势图 官网买彩票 十一运夺金开奖走势图彩乐乐 深圳风采大星走势图 移动棋牌手机版 排列5红球杀号 篮彩吧百度贴吧 下载个森林龙江麻将 快乐10分计划 湖北11选5前三遗漏 上赛季德甲排名